新闻_

你需要知道的有关澳洲夏令时的一切

2020年10月12日
澳大利亚夏令时已于10月4日凌晨2时开启,新州、维州、南澳和塔州与中国时差调整为3小时。

​​全世界有超过40%的国家实行夏令时。但人们为什么要人为调节时间,而它又将如何影响睡眠?以下是来自悉尼大学的专家们的解答。

夏令时是地球绕太阳倾斜旋转的结果

“地球的自转轴是倾斜的,这意味着当地球绕着太阳公转时,太阳在一年当中的不同时间升起和落下”,悉尼大学物理学院的Tim Bedding教授说, “结果是夏天的白天比冬天的白天要长。”

“越往赤道方向靠近,夏令时的影响越小,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昆士兰州决定不采用夏令时的原因。

“如果不调节时钟,我们会发现悉尼的日出时间从夏季的凌晨4:30到冬季的早7点不等。鉴于这种变化,在夏季,我们将时钟拨前一个小时,这样最早的日出时间在凌晨5:30左右。

“因此,在夏令时期间,晚上8点左右日落,但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 

南部四个州均实行夏令时

“西澳大利亚州分别于1975年、1984年、1992年和2009年就夏令时举行全民投票,每一次投否决票的人都占了大多数”,悉尼大学法学院宪法学教授Anne Twomey说,“昆士兰州在1992年也投票中也予以‘否决’”。 

“结果是西澳大利亚州和昆士兰州目前都没有夏令时,北领地也是如此。相反,新南威尔士州在1976年投票赞成,南澳大利亚州在1982年投票赞成。因此,南部四个州均实行夏令时。

“尽管有些人认为不同的时区很烦人,但它们实际上反映了联邦制的巨大好处之一——澳大利亚不同地理区域的人们可以选择最适合自己情况的系统。

“在一个地理和气候差异较大的大国中,一个标准并不一定适合所有人,也不应该强加于所有人。”

时间的变化会影响人类睡眠和昼夜节律

“由于夏令时,将非生物钟拨早一个小时会改变我们的日常活动,因此相对于内部生物钟来说,光线和其他时间提示也会改变。这导致了一个小的昼夜节律偏差”,悉尼大学物理学院脑动力学和神经物理学讲师Sveta Postnova博士说。 

 “一般人都认为相对较小的时间变化比较容易调整,但是科学数据不支持这一点。 

“对于春季过渡期,夏令时开始的当晚有一个小时的睡眠丧失,实验数据表明,睡眠丧失的累积效应至少持续了接下来的一周,有时甚至更长。秋季过渡日被普遍认为增加了一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但数据显示该晚没有额外的睡眠迹象。

“相反,在过渡后的几天中也报告了累积的睡眠丧失。总体而言,夏令时似乎会干扰自然生理对季节变化的适应。”

生物钟失调可能会暂时影响进食

悉尼大学查尔斯·珀金斯中心的减肥专家Nicholas Fuller博士说:“将时钟向前拨一个小时会导致我们的内部生物钟失调,也就是昼夜节律失调。”

“这是暂时的影响,但就食物而言,您可能会发现自己吃晚饭时间推迟,并进行其他活动来填补白天的时间。这可能对习惯早起的人,特别是那些已经患有消化系统疾病的人产生影响。如果是在接近睡眠时间进食,可能会导致消化和反流问题恶化,从而进一步恶化睡眠。

“在食量方面要尽量遵循常规,以改善睡眠质量和控制体重,早餐吃饱,晚餐吃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