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_

“我们迫不及待地欢迎他们回来”

2020年06月15日
悉尼大学校长施迈克博士说,海外学生返澳对澳大利亚的大学意义非凡

 

联邦政府宣布海外留学生最早在下月可以启程回澳,这对澳大利亚的大学和中国留学生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声明中没有透露多少细节。此外,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审批过程需要多个州和联邦机构的同意,以及高等教育机构的配合。

就在宣布这一消息的10周前,澳大利亚领导人曾对国际学生说,他们不会得到COVID-19经济援助,是时候“回家”了。

悉尼大学校长施迈克博士说,在悉大的校园里,永远有国际学生的家。“尤其是对我们的国际学生来说,校园体验是他们想要在悉尼学习的重要原因之一。只要可以,我们迫不及待地欢迎他们回来。

“我们对未来很乐观。我们对高等教育部门有信心,也相信对海外学生来说,澳大利亚依旧是一个有吸引力的留学选择。”

 

中国留学生的安全环境

由于COVID-19反亚洲种族主义的加剧,中国教育部近期对考虑赴澳留学的中国学生发出了警告,因此占国际学生总数27%的中国留学生正面临回澳问题。

在中国发出这一警告之前,澳大利亚政府已经计划提升对外国投资者的“国家安全”评估标准。尽管没有提及中国,但这毫无疑问是一个针对中国投资的政策。

一位资深的澳大利亚财经评论员表示,这一声明“没有考虑到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尤其是当这些措施实施时,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急剧下降——单在过去12个月里就下降了62%。

毫无疑问,自COVID-19疫情以来,已经有大量记录在案的针对澳大利亚华裔的种族歧视事件。然而,一些国际学生以及大学领导却说,澳大利亚是一个安全的学习场所。

教育出口的人力成分

国际留学是澳大利亚第四大出口产业。许多澳大利亚人没有意识到高等教育直接雇佣的人数是前三大出口产业(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的三倍。

在澳大利亚前十大出口行业中,高等教育行业就业的澳大利亚人数超过了十个行业中其他八个行业就业人数的总和。除旅游业外,这是吸引人们来澳大利亚的另一个主要出口产业。

这反映出一个问题,当国际学生作为澳大利亚重要的人员纽带时,他们是否非常不公平地被视作经济商品?

“显然”,施迈克博士说,“国际学生对我们丰富的教育经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为了达到世界级,我强烈认同我们必须从世界各地吸引有能力的员工和学生。”

多数澳大利亚人不重视高等教育的统计数据

批评外国留学生的人说,澳大利亚的大学过度依赖海外收入。但是来自外国学生的收入也帮助了澳大利亚支付其本土学生的教育(费用)。

尽管国际注册学生占全澳学生总数的24%,但他们贡献了总学费的40%。

悉尼大学是国际学生比例最高的大学之一,大约58%的学生收入来自国际学生。但是,施迈克博士说,这并不是不良经济模式的迹象。

他说:“可靠的财政计划一直是我们优先考虑的问题,澳大利亚的大学已经成功地找到方法来增加我们自己的收入。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资助已经显著减少。”

过去30年间,澳大利亚政府在大学运作成本中的投入已经从80%减半到40%。

总体来说,国际学生为澳大利亚经济带来了约400亿澳元的收益,并间接支持了许多其他行业。面对COVID-19造成的经济混乱和旅行限制,国家代表机构澳大利亚大学(Universities Australia)估计,2020年全澳大学的收入最多将会减少48亿澳元,到2023年可能总计减少160亿澳元。

施迈克博士说:“大学对整体经济的贡献也是不可否认的。近期独立经济分析指出,去年仅大学对国家经济就做出了56亿澳元的贡献,并且支持了包括零售业、建筑业、旅游业、地产业和服务业在内的超过35,600份工作。”

尽管中国留学生占国际学生总人数的四分之一,但也在各大学国际学生中占38%。

尽管百分比看起来很高,但世界超过20%的人口是中国人。而且澳大利亚靠近亚洲地区,所以可以理解会有这样比例的中国留学生选择来澳大利亚。

如今,澳大利亚面临着出口收入的巨幅下跌。中国留学生的流失肯定会在短期内造成更多问题,而长期问题的解决方案也无法保证。

这是施迈克博士希望传达的信息:“我希望能看到全澳重新重视中国留学生及其经济贡献的景象。”

“中国留学生是我们社会中的重要成员,他们对澳大利亚教育的信心将使我们受益匪浅。”

本文转载自APAC News. 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分享